善待同行

 

 

        對很多同學來講,學佛過程中,最大的困難並不一定是自己的善知識,最大的困難有可能是同行,特別是在營隊運作的過程中,要跟很多人合作。就像日常師父講的,我們這一群人都是烏合之眾,來自於四面八方,不同職業,不同身分,不同社會地位,一下子突然變成一個團隊。如果之前沒有受過嚴密的訓練,有時候剛好分在同一組的人,剛好就是個性最不一樣的人,那怎麼辦?

 

        為什麼跟你們講善待同行呢?因為有可能我們修行最大的境界,就是我們的同行。

 

        很多同學會說:「我當輔導員,如果不要跟這個人在一起,我帶我的學員一定可以帶得很好!」有時候就是剛好跟你分在一起的人,就是你最討厭的人。你會覺得說「我不要跟他分在一起!我一個人帶這一組,還比跟他一起帶來得更好!」這種想法是跑遍全世界都會有的。所以為什麼自古以來有一句話叫「冤家路窄」,另外一句話叫「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會想到說「如果不要這樣的人生在我家就可以了!」、「不要這樣的人跟我同一組就可以了!」 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跟你分在同一組呢?為什麼這樣的人跟你生在同一個家庭?這真的是不能怪別人,要怪的人就是我們自己!

 

        佛陀成佛的時候,有一個提婆達多在;還有佛世當時的鴦掘摩羅,就是「指鬘」,一個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的人都要佛陀去降伏,佛陀當時的處境並不一定會比我們好。我們眼前碰到的家人,乃至於碰到的同行,真正講起來都比佛陀那個時候好的太多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家人,甚至有這樣的同行給你境界考驗?因為祂知道你的條件還不太夠,如果旁邊給你放一個提婆達多,或是放一個殺九百九十九個人的人,你可能早就發瘋了。所以,祂先給你一個比較好的境界,比較好搞的人,然後讓你學佛也還能夠學得下去,雖然有一點苦,但也還能夠學得下去,能夠往前走,這就是佛陀給你的美意。如果說,你周圍都沒有什麼逆境的話,你反而要好好的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你們願意出來當義工是件好事,為什麼是好事呢?在座有很多人看起來頭髮都半白了,在家裡都是當老大了,就等於說,在家裡能夠講你們的人可能都已經快要沒了。那你來到這邊有什麼好處呢?來到這邊,有一些同行的境界來考驗你,反而對你們的修行會有一些幫助。所以阿底峽尊者從印度到了西藏,特別帶了一個廚師,眾所週知,那個廚師脾氣非常壞,而且常常出事,於是就有人問阿底峽尊者:「為什麼你要帶這個脾氣這麼壞的廚師?」阿底峽尊者說:「我就是特別帶這個人來幫我修忍辱的!」所以,如果你們的家裡、公司,乃至於說同一個小組的人,你發現有一些很難相處的人,甚至很難溝通的人,你要記得,好好的感恩他。

 

1.學習懂得感恩

    懂得感恩周圍所發生的一切的境界,你的心會愈來愈接近佛菩薩的心。佛法告訴我們,凡夫看出去的世界都是顛倒的,我們認為最對的東西,對佛菩薩來講,反而是最錯的;反之,我們認為最錯的東西,有可能正是佛菩薩賜予我們美好的一切的恩德。

 

    上師也常常跟我們說,當他對一個人特別特別好的時候,常常這個人都覺得上師在傷害他。為什麼?因為我們凡夫的心意都在顛倒當中。有時侯,佛菩薩覺得這個時候需要有一些境界來提升你的時候,我們卻不懂得感恩這個境界。所以,要學習感恩、要善待同行。

 

2.了解困難的意義

    善待同行就是學習感恩,感恩我們所擁有的這一切的美好,至少我現在得到了暇滿人身,而且聽聞到了佛法,就等於說,在這個地球上可能碰到困難的人很多,但有機會遇到困難,並能夠去了解這個困難背後的道理,且知道怎麼去突破的人真的並不太多。而我們是這麼多碰到困難的人裡面,有機會從困難裡看到困難背後的原因,跟知道解決方法的少數人。所以,上師也常常跟我們講,六道輪迴裡的有情,實際上極大部分的有情,在他的生命裡都會碰到很多的困難,包括說,像畜生道的有情,牠碰到的困難是生存在一個恐懼跟廝殺的環境裡面,像大的動物會去咬小的動物,把牠的頭咬斷,把牠的肉撕碎;餓鬼道的有情,它的困難是找不到食物,找不到水;地獄道的有情是必須接受種種的刑罰,六道的有情可以說大部分都在困難當中。

 

    當我們在輪迴中,一生又一生必須要面對這些困難的時候,什麼樣的人,面對生命當中的這些困難對他是有意義的呢?就只有一種人──有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他懂得因為這個困難,去看到這個困難背後的原因,去修改這個背後的原因,讓這個困難變成他生命增上的一個力量。有智慧的人,所有的困難對他的生命來說都是有意義的。

 

    現在我們已經學了佛法,希望每一個同學能學習一樣東西──學習透由困難,去尋找到這個困難背後對我生命的意義跟價值。所以,地獄道的有情、餓鬼道的有情、畜生道的有情,絕大部分在碰到困難以後,這個困難對他的生命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沒有辦法透過這個困難改變他的生命。可是,人類最了不起的一個地方,在於人類有智慧,所以不管在我們生命當中碰到任何的困難時,要先去認識這個困難對我生命的意義到底何在。

 

3.學習調伏

    大乘跟二乘對於調伏的認識角度不一樣,大乘對調伏的角度,是依著菩提心的前提來看調伏的;二乘的調伏只有調自己,不顧別人。當你處在調整自己,又要關顧別人的過程中,要考慮到別人的立場、別人的想法,因此大乘的調伏會比二乘的調伏更困難,所以要懂得調伏自己。有一些困難,可能在你不去利他的時候不會出現,一旦你開始利他以後,要面對很多人、事的壓力,還有很多複雜的境界,這個時候,我們必須再再地提起我們利他的這一份心。

 

    如果說利他的這一份動力沒有提起來,單純只講「那我調伏,這件事情我就不幹了!」這個不是真正的調伏,不是大乘所希望的調伏。反之,當別人給我這麼複雜、這麼困難的境界,而且對我說這麼難聽的語言時,我怎麼樣能夠在這個境界、這個困難、這種難聽的語言狀態下,還能夠有一份前行的動力,這個才是真正大乘所希望的調伏。你有這種調伏的心,除了能讓你的心不動以外,還要能讓你的心動起來,這份力量能讓你的心順著你所想要的方向前進。所以,這個調伏的功夫,與一般遇到困難就什麼東西都不動相比,會更困難。

 

    因此,要能夠做到這種調伏,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學習把別人能夠擺在第一位。能不能永遠把別人擺在第一位,這個最重要的關鍵就在於──我們對於自己生命的志向要掌握清楚。

 

    舉例來說,我們同時要完成一件事情,可是周圍同時有人給我出了一些麻煩,此時,世間人的做法就是純粹的總別。純粹的總別就是想辦法把這個人除掉,然後我就可以當老大,我想做的這些事情就能夠順利的進行,這種方式跟佛法上所講的是不太一樣。

 

    佛法所講的在於你能不能永遠把別人都擺在第一位,有可能你沒有那麼多的力氣去處理他的事情,但是千萬不要有一種棄捨有情的心。一旦棄捨有情的心出現的時候,就代表說你自己生命的志向已經降低了,為什麼要講善待同行的原因也在這裡。

 

    學佛之後,我們要能夠討厭到所有的人,大概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們比較有可能出現的一個狀況就是:某一類的人我不願意再跟他互動了;某一類的人我已經不太想理他了。大乘的志向是「為利有情願成佛」,我是不捨棄一切、一個有情,可是如果說,我們這個人也捨掉, 那個人也捨掉,那你生命的志向在哪裡?你生命的志向就只有一樣東西──我, 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當我生命的志向在降低,降低到只做我自己所喜歡做的事情的話,我能不能成為一個大乘行者?是不是我們生命的志向已經降了一大截了?我覺得,我們的志向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所以,生命的志向一定要高遠!特別是我們已經學了佛的人,我們一定要把我們生命的志向擺在最高,真正能夠擺在最高。希望我們大家能夠有這種高遠的志向來面對我們所面對的每一件事情,有這個高遠的志向,那你就會知道你調伏的面向是在哪裡。對所有我們極度不喜歡的人,我們調伏對他的瞋心,調伏對他的不滿,學習有前行的動力去跟他溝通。這並不是懦夫的行為,這是一個真正勇士在走的道路。

 

    所以,如果說你了解生命志向的高低,取決於我願不願意依著佛陀所說的這些方便前行,你就會知道我們要學習做一個勇者,而不是做一個懦夫。懦夫是什麼?懦夫就是,有一些境界我不願意去面對它的時候,我就選擇逃避,一輩子都不願意再去面對它,那這是很可惜的。

 

    接著,早上一起來就要提正念,緣念皈依發心偈「諸佛正法眾中尊,直至菩提我皈依,我以所行施等善,為利眾生願成佛。」在一天裡所面對的每一個有情, 我們都要有一份饒益他的心。就饒益他的心來講,我們現在沒有這個能力,所以我要成佛,我要學習。因此,每一個境界可以說都是我學習的境界,都是我學習增上的一個境界,為利有情願成佛。

 

    你一大早起來的時候,能夠發這種長遠且寬廣的心,然後去面對一切的人事物,你會發現,在一整天的發心過程中,若有跟你的這些想法相違的時候,會想辦法讓自己的心回到「為利有情願成佛」的這個頻道上面,不讓自己的志向降低了。一旦你自己的志向降低以後,相對的,你離成佛就愈來愈遠了。在走的這個過程當中,有可能辛苦,但是你可以一直維持一個最崇高的生命的志向!

 

   我念一段上師開示:「當夜深人靜來臨的時候,當我們面對自心,去向著佛菩薩檢討自己的時候,會一再的問自己說,師父交代的事情,我有認真完成嗎?我現在是真心的對每一個人嗎?還是我時間久了,就把別人糊過去,再也不珍惜每一個到我面前的生命,有沒有調伏自利心呢?」這一小段是上師平常在做自省的工夫。

 

    當我讀到這一段時真的有點驚訝,因為上師已是一個成就者,可是上師時時刻刻在反省自心的時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師父交待的事情有沒有認真的完成,還有沒有認真的去對待每一個人,有沒有珍惜每一個生命。所以我想,像上師具足這麼高的成就都這樣做反省了,何況是我們、一個凡夫。

 

    所以,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們如果能夠學習著提正念,想一想真正我生命裡面最應該做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不是能夠依著師父跟上師所交待的話去做?最重要的是不是對每一個有情不要有那種棄捨他們的心,要有這種崇高的志向來面對我的一分一秒?我們可以想一想,諸佛菩薩,還有師父、上師都是這樣做的,為什麼我不這樣做呢?用這種心來做,我相信我們一整天所做的事情,都會是在如理的範圍裡。

 

    有些同學在面對一些比較複雜的人事過程中,會碰到一個比較困難的事情,就是有一些人可能是你已經結仇結了很久的人,我覺得就像上師講的,要學習一樣東西──原諒別人。人都是會犯錯的,而且也有可能這個人到現在一直還在重覆犯同樣的錯誤,而這種錯誤有可能是很極度的、不能原諒的錯誤,但是有一樣東西要記得,至少我們是一個想成佛的人,想成佛的人就要學習能夠原諒別人。如果我們一直跟這個不能原諒的人一樣,我們一直在對他起瞋恨心的話,實際上我們的品德並沒有比對方好。所以,學習著原諒別人,也可以講說是一個佛弟子應該做的一個很基本的行誼。

 

 

 

本文摘自2014 53日  如證和尚對福智企業聯誼會義工團隊「如何在營隊裡學習」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