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樂」人生

吳景淵 /現任 福智管理部企業推廣課 課長

 

出社會後就在企業界打滾。有時大陸老闆深夜電話一聲令下,我就必須趕緊整理行李,第二天一早飛過去,最多曾經一年出國二十幾次。應酬很多,以前酒駕還沒抓得這麼緊,有時就喝得醉醺醺開車回家,有時必須停在路邊,先睡一覺再開車。自認這麼努力,完全是在為家庭付出。

 

工作讓我忙得沒時間和家人相處,衝突越來越多,和孩子的關係也越來越疏遠。有一天我很生氣地說:「我這麼忙都是為了讓你們可以過幸福的日子,不用擔心生活的問題。」得到的回答卻是:「我們不需要這些!應該是你自己比較喜歡這樣過日子吧!」當頭棒喝──我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上了心理諮商課程,仍得不到答案。最後家人受不了我,離開我,遠走他國……

 

因緣際會,有人介紹我到福智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心想,何不試試看?就從一個禮拜少一次應酬,少一次看電視的時間,去上上課吧。遇到日常法師,才看到生命的曙光,發現無限生命的可貴,認識生命輪轉的業果法則。以前的種種雖然無法補救,但日常法師說,眼前這一步努力種正因就對了。於是,試著放下忙碌的工作,想盡辦法學習心靈提升的課程、投入義工,透過實踐,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可以改變的。

 

以前脾氣暴烈,容易對人破口大罵,或將員工的請假單甩回去;商場上,面對交情不錯的朋友,有時會用一些損害他們的小動作,來讓自己獲利,以致常睡得很不安穩。漸漸地,自己不太想回公司,每天早上醒來,一心一意就是去福智做義工,覺得上班的地方就是福智,工作的內容就是提升心靈,後來幾乎所有時間都投入了,到最後,就進入福智工作。

 

如果生命可以重來,或為未來預訂一個目標,我希望一開始就選擇在福智團體,在一個以心靈提升為主、物質為輔的環境裡學習。師長一直提醒,企業是影響社會的重要動脈,企業的發展決策、開發什麼樣的產品、培養什麼樣的員工,再再影響到整個社會、甚至學校教育。

 

我目前任職福智團體的企業推廣課,希望在全世界的企業中推廣日常法師的正確理念,推廣福智的文化。福智每年舉辦企業主管生命成長營,之後有企業廣論研討班和企業聯誼會,希望傳遞日常法師的悲心與智慧,讓企業界人士都能回到心靈提升的故鄉,讓他們知道有一群人願意陪伴著我們,真心照顧著我們的心。

 

很感恩日常法師的引導,以及同行善友的幫助,成就我今日生命大翻轉的奇蹟。

 

日常法師常常舉弘一大師說的「悲欣交集」的心情,我也常常用來提策自己。我悲的是五十歲才遇到廣論,跟年輕人比起來是太慢太慢;喜的是,在還有機會學習的時候遇到日常法師、遇到菩提道次第廣論。萬一沒有遇到,一直走下去會如何?想必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