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是福智義工!

張文賓/台北福智企業聯誼會 義工

 

我要謝謝幫我報名企業營二日義工的師兄姐,你讓我實現我的承諾。

 

剛結束企業營公關組義工的任務。

其實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是誰幫我報名企業營公關組義工,確定的是5月20日那天在鳳山寺受義工培訓時師姐問我,你單日的義工要選哪一天? 我說星期六、星期日其中一天都行……接著,她說星期六與星期日兩天都去好了。我思考了2秒鐘就答應了。

 

其實,我知道要擠出兩天當義工,對我是一大挑戰,但我知道這是存在我心中已經七年的承諾。我知道我要用行動來報答師父為我的安排,讓我在2005年暫時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隻身到嘉義市中油員工訓練中心與160位學員一起渡過分分秒秒令人感動的四天;我知道我要報答為我全心付出的義工師兄姐與講師們,那四天讓我換來更有意義的人生,也讓我把福智給我的福氣傳送給更多德州儀器的同事。

 

所以,我幾乎不假思索的答應了。妙的是,忙碌依舊,但當日子來到7月14、15日這兩天,竟然平日所有的雜事全不見了。我得以全心的護持兩天公關組義工,重拾七年前的感動。這次,我是福智義工!

 

我感動的是,看到這次企業營學員在結束四天的活動,離開開南大學的那一刻,每個人的眼神充滿對福智義工的感激,這一份的感動代表他們每一個人就將要把師父的功德、福智的美、福智的好帶回他們的公司、團體與家人,繼續去影響更多人;讓更多人知道用「觀功念恩」去對待身邊的人,去創造和諧、美滿的社會;也讓更多人知道蔬食救地球是何等的急迫,進而身體力行。就像一位學員的分享: 四天的企業營結束,代表另一段學習的開始! 其實,我和各位師兄姐一樣,當義工是不求回報的,但看到自己護持的學員們可以因為自己的小小付出而有力量去改變身邊的人向善,有力量去身體力行蔬食救地球,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安慰的感覺。

 

我的另一個感動是:七年過了,團體更大,新學員眼神流露的感激依舊,義工奉獻的熱情依舊,而這一切是來自什麼樣的力量呢?我不斷的在思考這問題,終於,我了解到福智這個大家庭一直幸福的被佛法僧保護著—— 「佛」是宗大師、我們的師父與上師;「法」是廣論;「僧」則是我們精進的僧團。團體內的每一個成員在佛法僧保護下,可以不斷的如理如法的行持,做正確的事。也因為是正法,當對到不同的境時總是可以給我們最好的答案。

 

例如,義工的工作不單單只是在付出心力與時間,更重要的是藉由一次又一次的勤務出動讓義工實踐法;而每日的前行、分享與結行,可以讓義工清楚理解每天的任務與廣論中的哪一段法是相應的,進而達到自我提昇;因為可以清楚感受到自我提昇,所以在付出心力的時候總是可以保持愉悅的心情。這愉悅的心情無時無刻外顯在每一個義工臉上的美麗笑容。因為一個個的美麗笑容,讓企業營的學員深深感動,學員深深的感動眼神回過來讓義工更快樂的付出,一股正向的力量就是這樣不停的在福智團體中的每一角落正向循環。難怪,七年過了,團體更大更有影響力,新學員眼神的感激依舊,義工奉獻的熱情依舊。

 

我知道,我們很多人來自企業界,生活原本忙碌,但有機會,請給自己一個承諾——去當個義工,我相信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下午四點,當公關組任務完成,解散賦歸的那一刻,心中的悸動就像七年前在嘉義結束四天福智企業營時的心情一樣,不同的是,我感動我有一群公關組的義工伙伴,他們會繼續陪我不斷增上。

我記得以前從小到大,在不同階段,我不斷的有一群同行好友,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救國團或畢旅。每一階段的結束,總為了與同學或好友的分離而起煩惱(這叫依依不捨)。但這次我沒有這煩惱,因為,我知道不管是10秋04 班的同學或是公關組的義工伙伴,早已是我生生世世的同行善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