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要好好學廣論

 
劉世南 (國立成功大學創意產業設計研究所副教授、工研院顧問)
 

        來福智上廣論快一年了,也陸續發現,其實,每個人都從自己的故事走進來。而我當時也是帶著我的問題來的。

  要我現在談自己的感受還真的有點尷尬,就好像稀飯煮到一半掀起鍋蓋:但見沸騰,而不聞飯香。吐露自己內心世界私密的翻騰與啟悟,雖然我是學心理學的,我還真沒把握對大家會有什麼貢獻。在學習廣論這一年多來,倒是有兩個很特別的感動,著實讓我想好好學習廣論,就野人獻曝吧!


第一個感動:他們都從老法師那裡得到力量

來到福智學習,我見識到有很多人都受到日常老法師救贖的經驗,一種學習佛法所得到的生命力量。

就像金燕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教導自閉症的兒子學會搭公車的力量;資深黑社會的有勝有辦法自己戒毒而向陽的力量;讓悅欽這位傲慢而成功的設計師,在一千多人面前坦承自己的自負是自卑的力量;好不容易走出憂鬱的紹萱,能接著與自己唐氏症女兒共同學習的力量……我從別人的故事,都能看到自己的遭遇與尋找,而他們都有從日常法師那裡得到力量,我是多麼的渴慕,尤其是我的成就越多,反而越感困惑與無常。(註:上述人名皆為廣論研討班學員。)

 

幾十年來的人生智慧一下子當機

我帶著問題與痛苦來學廣論,尋求馬上得到答案與力量。但老實說,前幾個月我總是找不到解藥,課越上越是心慌。在廣論班上,聽到越多同學見證佛法的力量,自己的問題就更像是被嘲弄般的忽視,好像我所有痛苦就是因為廣論學不好。

我認真在此生成為有用的人,然而,原來還有那麼多陌生的前生也參與,不熟悉的來世要照顧。幾十年來的人生智慧一下子當機。我有好幾次下了課之後自己走回在遠企對面的家。走在敦化南路上,好幾次我都撐不下去的坐在路旁,抱著我不為人知的苦惱,孤獨掩面哭泣(但是我沒敢哭得太大聲,以免路人以為這是怪叔叔騙人的創意)。記得,我曾向湘娟副班長說,或許學廣論是百年強身,我這種急診是救不了的。

 

第二個感動:原來自己的問題是被了解的

後來,我明白原來自己的問題是被了解的,被關愛的。就像企業營的短劇最後男主角對天的質疑:「為什麼我那麼的辛苦,總是做得不夠好?我覺得很累。」我從小就滿認真的,但越努力,不確定也越多;想擁抱所愛,卻見轉身而去。

然而,記得三月我們去福智教育園區,我因服務的學校臨時安排入學口試而不能去,當時我懊惱不能成行而在心裡一再一再向師父祈求:「師父,我好想去,請您原諒我,我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動彈不得。」後來因為燕貞班長說不要落掉任何一個想去的學員,讓器成副班長幫我排除萬難。最後,我當天是唱著歌開車進園區。園區就像是師父的一張大手,捧著我的臉,拍著我的頭。

當聽聞師父的影像與話語,我早已不自主嚎啕大哭,哭了好久好久。像是走失的孩子,回到家見到父親,慌亂嚷著一直忍住的在外漂流的委屈:「師父,我是一直安靜的盡力撐著!」我知道我在倒帶回顧自己,心疼所愛的人。我也很清楚,師父聽到,也聽懂。

 

師長的話是對我說的

就在來營隊前不久的一個大型法會上,我驚訝但清楚感受到,當天師長好多話是針對著我說的:「你提的問題(和答案)不是問題,師父說的問題才正是自己的問題。」(你要勤修)廣論取代心流習性,以起善業。「修習佛法必須要是勇悍的修行者,不能起退心……若是感到孤獨就向師父祈求。要知道就連師父自己也每日對佛法不斷的實踐。」師長雖然在師父跟前,然而學的談的也都是廣論。

 

後來,我就要好好學廣論

我每個星期六都要從台南搭高鐵來台北上課,其實有好多時候我都是趕著來的。一年多來,我漸漸發現,每週六能過來上廣論是我最快樂的自在。我現在懷著感恩的溫暖,聽著師父的音檔,讀著廣論,結合心續,仿佛每天見到師父,這是我現在生活中最平靜的期待。向師父學習已自然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越來越重要的一部分,我不再自己孤獨的反覆複習自己以為的問題。


我想藉著這個機會,感謝我們的班長與副班長們,以及班上像家人的同學們。與你們一起學習是我這輩子最難得的福報。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兩個人,就是帶我來福智的芙媺與壁珍,我們自青少就一起閱讀生活。感謝她們一直緊緊抓著我的手去牽師父的手,無論我怎麼哭鬧。有這樣的師父,我要好好學廣論,也要讓更多的人能學到。


寫於2014年父親節,仰憶師恩!

本文同時刊載117期福智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