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顆心,都是大山大水

李文雄 聯安預防醫學機構總經理

 

去年夏天在P島聽到真如上師談全球願景,期勉把台灣辦營隊成功的經驗,帶到海外去,把師父累生累世散佈在世界各地的弟子們統統找回來。

 

去年秋天開始,我們幾位CEO的同學就開始每週跟美國洛杉磯、舊金山以及紐約的同修,透過Skype共學如何辦營隊!我以為,只要透過Skype把他們教會了,我們就可以不用去;沒想到他們很謙虛,一直說能力不足,希望我們親臨協助。

 

抵達洛杉磯的次日,營隊就要開啟了;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與承辦的師兄姐是第一次碰面,再加上學員多是當地有成就的政商界人士,所以我們大家都很緊張!尤其是在紐約那一場,第一堂課是我主持的「當企業家遇到和尚」,才進行一個多小時,就陸陸續續有七、八人離座,再也沒回來!可想而知,心情是既緊張又煩惱。

 

事後反省歷事如何練心?想到師父《廣論》開示:「自未調伏而能調人者,而能助人者,而能度人者,無有是處!」我常常用世間的角度看待營隊,場地好不好、椅子擺得對不對⋯⋯都在外相上求,沒有覺察到自己內心的相狀。當我站在台上看到有人離席時,我心裡想的是要得到大家的喝采,還是想了解別人為什麼不想聽,改善自己的講說?

 

這時對「調伏」二字有很大的受用。原來「調」是要調整自己的內心跟善知識相應。我做任何事常常用自己的角度,覺得自己很能幹。尤其創業二十幾年了,習慣當老闆,找缺點我是專家,就是調不到跟師父、上師一樣的心,一樣的頻率。

 

我才剛升增上班。以前聽法師說,當義工可以積集資糧,我很難體會。現在比較能了解,當一群人同心同願承辦師長心願時,「歷事練心」有多麼重要。如果沒有經歷這些煩惱,怎會有鬥煩惱的經驗?怎麼看得到別人是如何對治他們的煩惱?如果沒有透過這些境界,把那個膨脹的自己縮小,是沒有辦法練心的。在依止師父上師的過程當中,也慢慢學會:哇!「修信念恩」完全不是空口說白話,是從一點一滴的對境當中透過調伏自心去累積而得到的,這才叫做集聚資糧。

 

回想五年前,還沒有學《廣論》的自己,除了公事以外,大部分時間都在遊山玩水。我很愛潛水,也喜歡拍照,走遍千山萬水到處攝影。有一次在南極,看到一群企鵝踩在回家的路上,我當時背著很重的攝影器材走在冰原上,四顧無人,大山大水非常美麗。我看到企鵝要回家找他們的baby, 那我在找什麼?這一輩子又所為何來?在那個時候,我灑下了眼淚。

 

回頭看看走遍天涯海角所拍的照片,美麗的風景幾乎都無「人」入鏡,有點孤獨,又有點高傲。這樣的人生不曉得接下來是什麼?然後,看看這一次舉辦的二日營,在加州,我們住在風景很美的飯店,外面的高爾夫球場也非常漂亮,我竟然沒有下場打球,這是從來不可能發生的事。在紐約,住的那個Mansion Hotel,古木參天,綠草如茵,陽光燦爛。整整三天,我們一步都沒有邁出大門,全部心思都集中在學員身上,跟著他們一起笑,一起哭,第一次走進「人」的風景。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是大山大水,如此讓人家感動!

 

出國兩個禮拜,沒有接過公司一則簡訊、一通電話。回國以後,同仁碰到我就說:「隨喜總經理又去集聚資糧!」沒有人跟我提業績如何如何。我才發現,原來我只要把自己調伏好,就是最好的管理。因為公司同仁看著總經理變得「不一樣」,有一些人也開始讀《廣論》,慢慢的,上上下下練習「觀功念恩」,公司基本上就不需太擔心了。從這裡,我看到我翻轉了自己,也翻轉我的公司。這一切全源自:我有善知識,我有同行善友!

 

本文同步在福智之聲刊載